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提升煤矿安全水平

2020-01-29 11:39:32

 

1月7日至8日召开的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会议要求,扎实推进煤矿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力争实现煤矿事故总量、较大以上事故和百万吨死亡率“三个下降”,全面完成煤矿安全生产“十三五”目标任务。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煤矿企业表示,将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底线思维,找准薄弱点、确定发力点,以钉钉子的精神部署落实各项工作。

防风险查隐患保安全

确保煤矿安全形势持续稳定

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会议透露,2019年,全国煤矿发生死亡事故170起、死亡316人,同比分别下降24.1%和5.1%;百万吨死亡率0.083,同比下降10.8%。

这组数据的背后,凝结了全体煤炭人的艰辛和努力,是推动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和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生动实践,是攻坚克难、真抓实干的成果。

2019年,内蒙古、山东、湖北、湖南、安徽等省(自治区)煤矿安全生产均创下历史最好成绩,大部分省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平稳,这和严格监察执法、执法效能不断提升是分不开的。

煤矿有没有病,“体检”过后方能知晓。山东、宁夏、山西、黑龙江、江西、湖北、内蒙古等地以组织开展高风险煤矿安全“体检”为抓手,调动企业做好安全生产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黑龙江煤监局对41处高风险矿井精准提出“一矿一策”灾害防治方案,下达停产、限产、限人、设定禁采区或缓采区等处置意见39项。宁夏煤监局抽调60人组成3个“体检”执法工作组,对高瓦斯、水文地质类型复杂和极复杂、单班下井人数多等生产建设矿井开展“体检”。

想要拔除“病根”、根治“病灶”,必须加大追责问责力度。“我们每次‘体检’结束后还要问‘5个有没有’,比如隐患整改主体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把关了没有、问题整改到位了没有、所属煤矿深刻汲取教训了没有等,以此来层层传导责任,增强企业安全生产的内生动力,确保所查问题隐患整改落实到位。”山西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卜昌森说。

我国煤矿开采条件复杂,煤炭资源埋藏深,且随着开采深度和强度增加,冲击地压、煤与瓦斯突出等灾害愈加严重,只有持续推进重大风险管控和灾害治理,才能防患于未然。

在狠抓重大灾害治理方面,多地紧盯瓦斯、冲击地压、水等灾害防治措施落实,取得了实效。在瓦斯治理上,河南推进“三化一工程”,即瓦斯治理打钻视频化、抽采标准化、计量精准化,一个钻孔一个工程,首次实现瓦斯“零事故”。在冲击地压治理上,山东出台了全国首部防治冲击地压的地方规章,所有冲击地压矿井采煤工作面完成了智能化改造。在水害防治上,河北、辽宁等地结合实际制定了煤矿灰岩水、老空水、顶板水防治工作指导意见,落实“三专两探一撤”措施。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固本强基非一日之劳。一年来,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煤矿企业树立全局意识、大局意识,在固本强基、智能化建设、淘汰退出落后产能等各方面步步为营、久久为功,确保煤矿安全生产整体形势持续稳定。

山东济宁矿业集团以安全生产标准化为抓手,不断强化安全基础管理,注重安全生产标准化动态考核和业务保安。每次标准化考核由各矿安全总监全程参与监督,各个煤矿形成了“比超赶学”的浓厚氛围。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瞄准“双零”目标,强化制度建设,制定和完善了《防范煤矿重特大安全风险管理规定》《全员安全培训考试管理办法》《煤矿“四员两长”考核管理指导意见》等10余项制度。

“山东以煤矿智能化建设为抓手,推进科技兴安。目前,全省已有57处煤矿、127个工作面实现智能化开采,占全省煤矿的54%,减员5768人。”山东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王端武说。

据中煤能源集团安全总监周亚东介绍,中煤能源集团在推进煤矿智能化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效,2019年完成减头12个、减面5个、减人1737个、减系统8个,建成智能化工作面5处。8处生产矿井取消夜班。2019年投入30亿元用于装备升级,淘汰落后工艺13项、技术112项、装备6474台(套)。

国家能源集团斥资80多亿元,购置了超过1000台(套)煤炭生产设备,新建5个智能矿山、20个煤矿智能化工作面和30个智能选煤厂。山东能源集团36对矿井、70个工作面实现自动化或智能化开采,87%的矿井主要生产系统实现远程控制或自动巡检,36对矿井取消夜班生产,采掘一线减员6967人,职工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显著提升。

在淘汰退出落后产能方面,河北省政府以产能交易价格为基准,启动奖补政策,对淘汰年生产能力在6万吨至9万吨(含)之间的煤矿奖励250万元,对淘汰年产能9万吨(不含)以上的煤矿奖励350万元,从而使煤矿关闭退出由政府“强制推”转变为企业“主动退”。

福建去年首次实现了煤矿安全生产无事故。在福建煤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戴文鹏看来,去产能工作功不可没。2019年,福建关闭推出煤矿45家,合计产能477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636%。

找差距补短板强弱项 狠抓安全生产薄弱环节

尽管煤矿安全生产工作成效显著,但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会议指出,当前蓄意违法违规行为仍然屡禁不止,“一通三防”工作基础依然薄弱。有的地方将省属煤矿企业的监管职责层层下放,甚至将央企所属煤矿安全监管责任放到县乡,责任层层“甩锅”;有的央企和国企多层级管理,责任落实力度层层递减,“最后一公里”问题突出;有的企业制度措施照抄照搬,既不切合实际,又缺乏针对性,更缺乏执行力。

面对煤矿安全生产的薄弱环节,各地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各煤矿企业坚持问题导向,结合自身实际把脉问诊,开方治病。

在提升执法效能方面,河南煤监局探索实施“省局总队、分局支队”的集中执法新模式,整合执法力量,形成“拳头”效应;贵州煤监局与贵州省能源局签订协议,从信息共享、联动许可、深化合作、联合执法、联合约谈、应急协调6个方面,实现优势互补、联动协同。

影响煤矿安全生产的因素有很多,一些共性问题尤其不容忽视。“我们省煤矿灾害全国最重、开采深度全国最深、单井规模全国最大、单井从业人员全国最多,地质条件极其复杂。随着开采深度增加,灾害加重且相互叠加,治理难度加大,安全生产压力越来越大。”安徽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许胜铭说。

灾害治理难度增加的问题并非安徽一省独有。如何防范化解风险?一些省份和煤矿企业的做法值得借鉴。

在许胜铭看来,推动灾害治理新技术、新装备的应用,是防治灾害的得力举措。“我们推广应用了煤矿大功率履带钻机、千米定向钻机,地面钻井抽采煤层瓦斯、煤层底板灰岩水地面区域治理技术,建成了谢桥煤矿全自动钻机作业线,瓦斯治理实现从井下治理向井上下综合治理转变,底板灰岩水害防治实现由井下治理向地面区域治理转变。”许胜铭说。

“我们今年将针对不同类型的煤矿灾害,开展‘一通三防’、水害、冲击地压等专项监察,督促煤矿企业完善机构、配齐配强专业人员、加大治灾投入,同时组织灾害严重的煤矿企业走出去,学习灾害治理的先进经验,鼓励支持企业聘请具有灾害防治经验的团队和专家,帮助煤矿治理重大灾害。”内蒙古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冯广存说。

在抓好重大灾害治理方面,冀中能源集团持续推进瓦斯抽采精细化和防治水示范矿井建设,严格瓦斯超限目标管控,完成19处矿井安全监控系统升级改造,创建了全国首家煤矿水害风险预警与防控系统。

山西阳煤集团形成了以沿空留巷、以岩保煤、保护层开采、水力压裂、气相压裂、水力造穴、小煤柱掘进7项技术和本煤层抽采系统标准化、钻孔施工在线监控、抽采量精准计算3种管理手段为主要内容的瓦斯治理新模式,连续近5年杜绝了通风瓦斯事故。

除了防灾治灾外,煤矿安全监管监察执法队伍技术力量不足,煤矿企业招工难、熟练工人和技术工人流失严重等共性问题,也是参会代表讨论的重点。

“一方面,现在监察执法队伍人员结构老化,执法力量不足;另一方面,人员能力有短板,遇到新情况和新问题时疲于应付,出现本领恐慌,缺乏‘一专多能型’监察人才。”某位参会人员的发言具有代表性。

“目前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人员和人才短缺。”辽宁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洪波说。

对于抓安全工作,中铝宁夏能源公司总经理李建国深有体会:“我们要改变氛围,从‘要我安全’到‘我要安全’。”

“煤矿企业职工素质参差不齐,综合素质有待提高,我们迫切希望从国家顶层设计层面出台相关制度,加强对煤炭产业工人的培训指导。”新疆煤监局党组副书记、局长程国珍建议。

面对这些问题和挑战,许多煤矿企业将系统优化、装备升级、管理改进、素质提升四大基础工程建设作为安全工作的治本之策,对症下药,找到适合自己的安全生产模式。

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梁德表示,龙煤集团把素质提升作为打牢企业安全基础的治本之策,运用“互联网+手机”等方式打造手机学习、仿真教育和创新工作室3个平台,从培育技术、管理和接续人才入手,对不同人才精准施策,提升人才技术水平,为安全发展补充技术力量。

推进落实企业主体责任 实施“零死亡”目标管理

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会议指出,今年国家煤矿安监局将出台煤矿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指导意见,督促企业落实安全生产法定职责,实施“零死亡”目标管理。

煤矿企业是安全生产的主体、内因和根本,煤矿企业与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要站在一条战线上,最大限度消除安全生产隐患,才能真正迎来煤矿安全生产形势的根本好转。

国源时代煤炭资产管理公司是国务院国资委设立的中央企业煤炭资源优化整合平台公司。在该公司副总经理成新龙看来,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的关键在于企业的“一把手”。“只有‘一把手’认识到位了,亲自抓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企业的各个层级才会更重视。”成新龙说。

开滦集团部分下属煤矿已经有百年开采历史,这些老矿在安全生产方面压力较大。“这些老矿的装备和新时代的要求有一些差距,在职工分流、社会稳定方面也有一定压力。但是我们在安全生产方面不敢有半点马虎,我们将持续在安全考核上下功夫,提高安全工资占比,倒逼职工重视安全、规范安全行为。”开滦集团副总经理常文杰介绍。

“全年监察执法621矿次,发现隐患6483条,其中重大隐患4条,责令停头面140个,行政处罚5384.7万元,监察罚款4263.2万元。”这是来自山东煤监局的一组数据。

“我们以打击‘五假五超三瞒三不’为重点开展执法‘利剑’行动,形成强震慑机制,煤矿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明显减少,企业在落实主体责任方面成效显著。”王端武介绍。

据河南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严寅初介绍,目前河南健全完善了隐患自查自改闭环管理机制,推行“告知式”执法。“我们执法会提前告知企业,让企业先自查、自改、自报,报给我们的不论是什么隐患,只要停下来整改,我们都不处罚。但是,如果执法时,我们查出了隐患,而企业没查出来,或者有所隐瞒、查出来没有整改,我们就会进行处罚。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调动企业的主观能动性,让企业从应付检查向主动挖掘隐患转变,从查一般的小隐患向查大系统、治大灾害、除大隐患、防大事故转变。”严寅初说,“今年我们‘告知式’执法方式将实现由文件告知向网络告知转变,由事前报告向信息平台报告转变。”

“我们学习应用“矛盾论”,研究出台了《宁夏煤矿企业安全管理人员主体责任监察办法》《煤矿上级公司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监察办法》,初步构建了涵盖煤矿上级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和煤矿矿长、总工程师等“关键人”的责任追责和问责体系,推动煤矿企业上下联动落实主体责任,推进监察执法由查隐患向‘查隐患+问责人员’转变,提升监察执法层次,推进党的四中全会关于‘完善和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和管理制度’的重大部署在宁夏煤矿落地生根。”宁夏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辛广龙说。

为了调动煤矿企业抓好安全生产的主动性,不少省份通过事故警示教育和严肃追责问责方式,推动企业建立自我约束、自我改进的机制,实现自主保安。

内蒙古煤监局实施分级问责追责和延伸问责制度,对存在严重违法行为或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的煤矿,从煤矿到上级公司,从现场人员到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全部倒查责任,分级问责追责,依法依规严厉处罚。云南煤监局强化履职责任追究,把主体责任追究贯穿到所有执法活动中,去年对煤矿管理人员罚款876.8万元,调整岗位106人。

在推进企业落实主体责任过程中,山西煤监局瞄准矿长、总工程师“两个关键人”以及以矿长为首的安全生产管理团队,以总工程师为首的工程技术管理团队,以区队长、班组长为首的现场管理团队“三个关键团队”,将监察链条向上、向下两端延伸。

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各地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各煤矿企业站在新起点、踏上新征程,部署今年重点工作,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确保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

“新的一年,我们将贯彻落实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会议精神,建立健全各种安全生产制度,落实责任,绝不下达不切合实际、超出核定能力的生产指标,提高治理能力,加强职工培训,提高职工素质,提高安全管理水平。”梁德说。

“今年,中煤能源集团特别要杜绝15条重大隐患,对一些不规范单位进行挂牌、约谈,把安全管理做到位,发挥各级安全管理技术人员的积极性。”周亚东说。

“今年,山东煤监局将进一步强化重点地区、重点企业和重点煤矿的执法,对不放心企业派工作组‘开小灶’,研究对策、堵塞漏洞。进一步强化科技支撑,推进井下精确定位和煤矿智能化建设,推动非冲击地压矿井智能化建设,打造智能化建设的‘山东经验’。”王端武表示。

2019年,全国13个省份没有发生较大以上煤矿事故。